Circle CEO:全球数字货币战争已形成三大战线

来源 : Odaily 星球日报    时间 : 11-14

导语数字货币在未来十年中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随着全球主要科技公司和一些国家推动数字货币发展,加密货币行业也在技术、市场和法规等方面取得了快速发展。

这些新举措正迫使全球各国领导者们开始关注数字货币,他们希望了解数字货币在未来十年中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以及会给更广泛的政治和经济格局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毫无疑问,这些变化将会重塑国际货币系统的未来。

区块链基础设施已经不再局限于服务边缘和早期采用者,而是逐渐拓展、并引起了国家层面的关注,更深层的基础经济体系数字化升级也在进行之中。由加密技术驱动的中央银行货币通证、以及可以代表并代币化其他现实世界资产与合同的智能合约也开始出现,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兴起。

这些变化发生的速度很快,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都在努力应对这种全新的经济体系,而这个经济体系正在映射出一个开放、互联的全球信息和通信互联网。

事实上,所有改变的基础都依赖于公共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快速发展。比如以太坊,市场参与者可以在以太坊区块链商发行代表法定货币和其他金融资产的加密货币通证。以太坊支持可信计算、记录保存和交易处理,就像是一个“基础层”,而且与支持全球互联网日常使用的TCP / IP和HTTP协议“基础层”非常相似。

如果要在加密基础设施上构建一个全新的经济体系,可能存在以下三种彼此竞争的方法:

1、开放金融

能够代表开放金融的是一些加密原生生态系统参与者,包括 Circle 和 Coinbase,他们在公共区块链上推出了基于法定货币的稳定币,比如 USD Coin(USDC)。开发人员和企业可以利用开放金融协议构建更高层次的今日结构,比如去中心化贷款和信贷交易平台、以及支付服务和贸易融资工具。

开放金融受美国和欧盟现有支付银行法规的约束,基于私人市场,这种数字货币方法正在迅速发展,并且有助于成为开放今日运动的支柱。

2、政府主导的国家数字货币

第二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即将推出的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CEP)基础设施,旨在为人民币数字货币版本建立一套完全可控、中心化和授权的基础结构。

虽然这种方法可能适合中国的经济和政治模式,但在开放的互联网精神面前似乎是行不通的,而且不太可能受到来自更广泛互联网开发社区的热烈响应。

3、私人财团主导的数字货币

第三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Libra协会和Libra储备金货币,他们试图建立一种合成全球数字货币。

事实上,Facebook的支付系统也是基于一个中心化的授权基础架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在此类型基础设施上进行开发的企业与开发人员会受到限制,而此类基础设施的开放性和可访问性也会存在一定局限。

竞争局面概述

在上述三种数字货币方法中,我们可以推断出一些基本的竞争局面。

首先,我们是否需要在公共互联网上建立开放金融系统,以使价值可以在强大隐私保护下自由地、轻松地转移到世界任何地方;或者让个人和企业能够通过公共区块链以加密的方式构建金融产品,并利用开放金融基础设施随时随地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商务和交易安排?简而言之,我们是否需要构建基于互联网的全球金融体系?

其次,让我们再来看看第二种方式,如果每个国家都学习中国,可能意味着对金融体系中创新访问会受到严格控制,虽然这种系统可以提高人民币的效率,而且也能让人民币覆盖到全球范围,但如果世界各地的个人和企业想与中国进行交易,这种系统是否会提供平等的条件?

最后,Facebook和Libra带来了另一种全新的竞争局面,他们构建了一种全新的金融体系,这种体系是由世界上最大的私营公司控制和运营的。Facebook的数字货币结构并不是建立在现有主权货币的基础之上,而且尝试创建一个立足于各国货币的全球化货币。我们是否需要由大型私人公司构建、控制一个全球金融系统?是否允许他们在封闭基础架构上授权用户参与和创新呢?

对于世界上的一些大国,尤其是那些控制着全球贸易货币(比如美元)的政府,他们现在就必须关注所有覆盖全球互联网的公共加密货币,并且充分了解相关创新。大国的选择、以及相关政策制定者最终做出的决定,将对我们全球经济体系的未来产生巨大影响。

与此同时,就在各国政府正在一点点研究和讨论数字货币的时候,技术创新者们早已经开始尝试利用加密技术来重建全球经济体系了。不可否认,这种全新的经济体系无疑是人类创造力的奇迹。


重要声明 : 中国政府已经禁止境内任何代币发行融资活动。比特大师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相关信息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关键词:

评论